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转载]“相术”还是“相钱术”?

2018-01-03 06:05 浏览:

  大年初一,我回老家过年,到我的一个叔叔家拜年,我的婶子很莫名其妙地格外热情地招待我,我猜想她一定有什么事求我。我问婶子有什么事吗?她说:“你给你的弟弟看看,什么时候能成亲?”她又介绍了我那个弟弟的情况,成了几次亲,然后又退亲,钱已经花了几万,都白花了。我说:“我一个老师,哪会相面啊?”婶子不高兴地说:“我又不是外人,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本领。”

  她给我讲了我很早以前给她看手相的情况,若不是她给我讲,我还真的已经忘记了。我大约五、六岁时,我的婶子逗我玩。我竟然通过她的手相,说出了她的婚姻史:她第一个相中的男人,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不同意而分手了。在之后的五、六年中又成了三次亲,可最终感觉还不如第一个男人好,又重新回到了第一个男人身边,这个男人就是我的叔叔。据她说,简直神了,完全正确。

  无论我的婶子怎么央求我、怎么恭维我,我这次都没有再开口,因为我已经不再幼稚,我知道缘分自有天来定。

  我想一个人,如果要相别人,最起码要先学会相自己。如果没有这本领,千万不要给别人胡乱相面,给别人出什么主意。我有一个习惯,我在大年三十这天,一定要思考一下我明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因为“知天命、故无忧”吗?这二十多年来,对自己及家族的事情还算预料得基本正确。

  我在九六年的一次静坐中看到了自己会在九九年春天发生一次比较严重的车祸,在那次车祸中我会变成“铁拐李”,因此终生残疾。所以,我变得更加关爱大自然中的生灵,哪怕是一草一木我也会发自内心地去关爱他们,因为我从内心深处知道他们是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九九年的正月初六下午,我的母亲被一个喝醉了酒的人用摩托车撞得小臂骨折,那人也被摔得昏迷不醒。那家人找了车,我同妻子陪同母亲去医院治疗。司机总想着救人,车速太快而在一次急拐弯时翻车。我的右脚被车死死地压在车下,眼看着车身要翻过来,如果翻过来,我就被砸在车下,那样就会离“阎王爷”很近了。那一刻,我的内心很宁静。我看着车身要慢慢地翻过来,车身已经倾斜得大于九十度角了。一阵怪风吹来,一阵很强烈的怪风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竟然把车身又吹回去了。我这时才回过头看,我身后不到20厘米的地方就是一口深井,如果车要砸过来,我不被砸死也要掉到深井中,后果不堪设想。这次车祸,我妻子的锁骨被摔得骨折,而那原来已经昏迷不醒的人则被摔得住了半年医院,我仅是右脚受了点皮外伤在家静养了半个月。

  事后,我要求家人不要找那家人(这个连环车祸本来完全是醉酒人的过错引起的),一分钱也不要他们的东西。我感激我的母亲,感激我的妻子,感激那醉酒的现在也仍头脑不清楚的人,是他们在这次劫难中分担了我的痛苦,特别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母亲和妻子分担我的孽债。我们在这次车祸中经济上受到了损失,我们没有去找那家人要赔偿,反而却直接因为这事给我带来了八年的好财运。

  因果报应,人人难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行善积德的人并不是要追求回报,可行善积德可以改变人的生命轨迹。

  现在,我已经不会再为什么问题而刻意去“相”什么了,可对于有缘人却会二十四小时全身心地关注的。半个月前,我步行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静念“南无阿弥陀佛”。我忽然感觉到内心一凛,脑中闪出我的道长师父正在开车,车前有两个人影要让师父出车祸。我马上制止了他们,并及时告诉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师父。师父接到我的信息时正惊魂未定呢,因为他当时真的在开车,在我给他说之前的几分钟差点就车毁人亡(我的师父也会看到此文章,我可不敢无有生有)。

  我看到现在网上有很多风水大师、易学大师,我不否认他们可能有真本领,但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他们玩的是“相术”还是“相钱术”?“相术”不是不可以搞,但一定不要当作职业去做,更不能把它当成“摇钱树”。如果那样,后果很严重。

  我祖传功法的师爷,在年轻时就预知了自己的往生之日,在那一天安祥地晒着太阳往生的。他一生救死扶伤,尽管精通“相术”可几乎没有给别人“相”什么或者是“破解”什么,死时家中清贫如洗。

  我们当地最有名的“相”者是个瞎子,他在一次给别人破解之后,打着饱嗝、数着口袋中的赏钱,被汽车撞死在回家的路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