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消失的八门

2018-01-03 08:03 浏览:

小区的最后一排小楼是紧邻着山脚线修的,再往后就是山丘林地了。 从风水的角度看,这是倒置的户型,因为山在屋子的南面。所以这里的二楼主卧窗户都是朝后院的,露台也是朝那个方向。

小区后面的那一大片山野,如今名叫“南沚山森林公园”,地方可不小,有的山谷和山峰之间落差有好几百米,地势也很陡峭。森林公园里不少地方都修了小路,可供人游玩远足。丁齐也去过南沚山公园,而且还深入没有路的野林间,为了寻找所谓的小镜湖。

他为此还特意买了一身装备,诸如登山鞋、登山杖、户外服、防刺手套、多功能背包等,为了防范迷路等意外状况,还准备了绳索、刀具、指南针、急救包、常备蛇药,下载了详细的卫星地图和地形图,总之没少下本钱。

南沚山森林公园里有湖泊,有泉溪,往深处走的风景也不错,但丁齐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小镜湖,倒是发现了不少野生动物,有野鸡、野兔、松鼠,据说山中还有狐狸和獾子,但丁齐并没有看见。

他还在山中碰到了两伙 “探险者”,对方问他是哪个驴友协会的、是不是和同伴走散了?丁齐回答,他不是跟着团伙出来的,就是想一个人自己逛逛。别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他也觉得那些人挺无聊的。

靠近南沚小区这一侧是低丘缓坡,山势向上渐渐延伸,视野很好,远望则是层层的青翠丘峦。山脚的地势当然不是整齐的一字排开,朝着小区里凸出来一块,小区中最后一排楼前的道路也走了个弧形,朱山闲买的小楼恰好在这个位置。

这栋小楼的位置向前伸出来一截,与左右的两栋小楼呈品字形排列,也就是说邻居家的楼房恰好与他的家后院平行。

朱山闲没有修墙将前院的整片地方圈起来,却在前院的右角位置修了个凉亭。凉亭居然是两层的,高度比那栋小楼稍矮一些,亭子外面架了个扶梯可以上二层。而在前院的左角位置,立了一根差不多有三层楼高的圆柱子。

凉亭和柱子的位置恰好标出了前院的地界,就等于无形中有了个开放式的前院,柱子上缠绕着紫藤,而凉亭上挂着葫芦。

石不全指向侧前方道:“左藏龙、右卧虎,没错,那就是朱区长家了。”

丁齐纳闷道:“哪里有藏龙卧虎呀,我怎么没看见?”

石不全:“柱子就是龙,凉亭就是虎。”

丁齐:“左右搞错了吧?”

石不全:“我们在楼的北边,从南面看就不错了。拐到柱子旁边停,朱区长就站在门口呢。”

楼前右侧停了一辆suv,丁齐对车不是很熟,好像是大众途观,应该是朱区长开来的。地方够宽,他将车停在了旁边。两人刚刚开门下车,朱山闲就已经走下台阶迎过来笑道:“阿全,好久不见呐!东西都已经给你放好了,房间也准备好了。”

石不全上前握手道:“麻烦朱区长了!”

朱三闲摇头道:“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难得你有事还能想起我。”

丁齐也走上前去道:“朱区长好!”

朱山闲主动握起他的手道:“丁齐吧?我可是久仰大名呐,你是我们境湖市的名人啊!最近又听说了你的事迹,看样子是金子就会发光,不论在哪个岗位都有成就,这就是人才。”

这话说得丁齐不知如何作答,他不认识朱区长,看样子这位朱区长却认识他,至少听说过他的不少事,包括最近在境湖大学图书馆的“研究成果”。还好朱山闲没有继续说下去,又招呼他们进屋喝茶。丁齐本以为把人送到了自己就走,可朱区长盛情相邀,也就进屋坐了会儿。

一楼有个南北通透的大厅,进门处摆了一面八扇屏风,屏风上雕的是八仙过海。绕过屏风来到厅中,陈设其实都是按照面朝后院的格局摆放的。案上已经沏好了茶,是生普,恰好放了三个杯子。

朱山闲今年四十多岁,但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神气很足。像这个年纪的很多官员,包括企业领导,往往看似精神饱满其实气血虚亢,在工作岗位上一直精神头很足、干什么都很有劲,但身体和精神的透支消耗都很大。

可是丁齐感觉,朱山闲显然不是这种情况,至少保养得非常不错。丁齐又不是精通望诊的老中医,怎么能一眼看出来这些?其实他的导师刘丰也有这个本事,刘丰不仅能判断生理特征,甚至能一眼看出某个人的行为特征包括犯罪倾向。

这种判断准不准?非常准,有时甚至准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从某种意义上说,丁齐是得到了刘丰的“真传”,某些方面甚至是青出于蓝。

朱山闲很和善,丝毫都没有摆领导的架子,说话时总是笑呵呵的。可是丁齐却感觉朱山闲的气质无形中就有那么一种范,不太好形容,可称之为官气吧。这种官气可不是脾气,而是在某些位置上坐着,总需要拿主意、做决断、下指示,久而久之养成的一种气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