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南公怀瑾先生:懂了中医气色论,就懂得看相了

2018-01-03 12:06 浏览:

《黄帝内经》的前面提到过望、闻、问、切,望是眼睛看的,就要晓得看气色了。我们的脸上,春在东方(指左颧骨),夏(指额),秋(指右颧骨),冬(指下巴),中(指鼻子)。肝在春天这一面;夏:心脏;秋,肺;冬,肾脏;中间脾胃。所以我们说,就要懂得看相了。

哎哟,你老兄鼻子这里长一颗痣啊!判断你可能有痔疮,或者是外痔,或者是内痔;因为鼻子中央管脾胃、肠道,属土。所以,学中医的话,这一套先要学会。而且气是气,色是色,气色是两回事。

有人一进来,如果你学过中医气色论,一看已经知道他的问题了。不但如此,还包括了运气问题。如果做生意的话,一脸的黑气,或者发青的气(师指右颧骨),一定倒楣,不但蚀本,最少是手边调不动了。严重一点还打官司,坐牢。或者反过来,也可以看要升官发财的。气色怎么看呢?里头告诉你,这个色容易看,气你就看不出来了。

学医的时候,要练眼神,我们过去学,也是这么看,要你在人睡着没有亮光时,用蜡烛在脸上一照,不准洗脸就看出来了。这一套学问一大堆。所以学医先学望,眼睛一看已经知道了一半,等到把脉,那是最后的事情了。我刚才讲方位里头的气,我常常告诉年轻学医的,你要懂医学看气色,多去看京戏,京戏有脸谱啊。像那个张飞一出来,这里黑的,额头这里白的,白的代表脑子里头的智慧很高,脾气很大,张飞一定有肝病,又会喝酒,所以一脸黑气。白面书生脸白,肺一定有问题,可是有脑筋,也有思想。那么演刘备、诸葛亮出来,没有脸谱,不化妆,看起来很平常;庄子说,看起来很平常的最高明。你懂了脸谱,就慢慢去研究气色,学医就懂得“望”了。

至于“闻”呢?听人讲话的声音、表情,已经知道病在哪里了。这是要做工夫去练的。然后再问哪里痛啊,怎么啦,几时发生的等等。如果你懂得的话,看到练过武功的人,他的病就有特点了。

所以有人说,哎哟,我腰脊椎这个地方忽然痛。你要晓得他的职业;他说:“我在工地里头监工。”“哦,你碰到东西啦?”“没有啊。”“你想想!”“哦,有,前几天。”他刚好碰到那个穴道。这就是“问”哦。

相术的奇妙

学医啊,太难学了!医学就是政治家的学问。政治家什么都要懂。望、闻、问,然后才来切脉。切脉还是最后一步了,高明的医师先看相。以前抗战的时候,在湖北四川的边境,碰到一个乡巴佬,蹲在地下作篾。篾字听懂吗?编竹篓子的那个篾条,现在你们年轻人不懂了,就是蹲在地下编竹篓子。听说这人看相第一流,我有一个朋友,也给他看过,说真灵啊!

抗战时,他在海军,中国的船都被日本沉到长江里了,海军就归到陆军里。他是海军出身的,人家看不起,他说在陆军像个小姨太跟在后面一样的,人家不理我们。我们很无聊,三个海军没有事做,听到这个看相的很高明,就上山去找他。他蹲在那里眼睛都没有抬,手还在工作。

第一个人给他看,“你很好,你现在大概是少校”。 一下子就说对了。“你,三年以后做文官去了,不会做军人。”果然,这个家伙三年以后去做县长了。第二个一看,“你啊,官到了中校位置,上校都做不到。”我这个朋友是最后一个,他说:“你啊,上将军、总司令。”

这个朋友想我是北方人,又不是黄埔出身,是海军出来的,又不是浙江人,哪里有机会做官?所以听了就笑。但结果怪了,一个真是几年后当县长,另一个家伙他只到中校。他说,等我到了台湾,当了海军总司令,已经是上将了,忽然想起这件事,就叫国防部给我查这个海军出身的人,一报上来有。什么阶级啊?中校。看相说我的准了,当海军总司令,而且做上将。他还是中校,我偏要把他提成上校。(众大笑)

结果啊,他就查了很多资料,报功,说这个人应该升上校,上了几次公文,上面都批不准。最后我发了脾气,说,我一个海军总司令,虽然后来地位更高了,我连升个一级上校都升不上去!马上就公文给他顶上去,结果行了。发表上校那天,这个中校进医院死了。(众大笑)

为什么讲出来这个?你们作医生的,尤其学中医的,不是靠仪器哦!两个眼睛就是仪器!乱讲一顿,肚子讲饿了,吃饭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