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互联网的2017: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2018-01-04 02:00 浏览:

2017 年岁末,新旧交替,硝烟依然弥漫互联网。

小米雷军继续以劳模姿态,奔波忙碌,还是经济舱,过去一年,小米手机销售量重返世界第五的位置,按理说,该是喜上眉梢的时候,但这两荣耀又一次放出烟雾弹,赵明宣称,荣耀手机超过小米,位居互联网手机第一位,与此同时,给荣耀定下新的目标, 2018 年跻身世界第五。

“共享单车”的图片搜索结果

乌镇的互联网大会间隙的丁磊饭局中,雷军与余承东,相逢一笑,把酒言欢。雷军曾说,“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小米要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的乐趣。但同时,小米也必须面对华为和荣耀,红蓝两个军团的夹击。

小米从低谷华丽逆袭,这是手机圈绝无仅有的,华为的表现也抢眼,如果没有疏油层事件影响,华为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手机圈 2016 年是vivo OPPO的一年, 2017 年,属于小米与华为红蓝两军团,失意者,如刘作虎、贾跃亭,以及三星、联想等。

饭局的友谊,从不靠谱。乌镇的“东兴局”,两对璧人,相爱相杀,姚劲波与刘强东、程维与王兴——姚劲波双 11 前邀请刘强东去了趟他的老家,刘强东在益阳说,我的祖上就是湖南人,饭局后,刘强东重启了拍拍网,做二手交易平台,对标 58 同城的转转。

程维与王兴的竞争,火药味十足。

滴滴出行的程维对话《财经》杂志宋玮,谈竞争,这是极有象征意义的一幕。 2017 年,美团点评做出行,滴滴试水外卖,宋玮此前有过对话美团点评王兴,引发热议,程维对话宋玮,也被外界认定是某种回应,投桃报李,礼尚往来。

2016 年的乌镇,张一鸣、程维、王兴与骆轶航对话,外界对这三位 80 后新生代企业家有了更深入了解, 2017 的乌镇,王兴与刘强东组了个饭局,张一鸣、程维也在,只不过,位置却疏远了。程维与王兴,关系很微妙。

宋玮问程维,什么时候知道美团做出行的,惊讶么?“我和王兴认识很早,私人关系不错。美团上线打车产品的那一天我和他还在一起吃饭,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事情,他也只字未提。吃完饭我看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程维回答说,“中国有 350 个网约车平台你知道么?多一个竞争者而已”。

程维说,“尔要战,便战”,宋玮的采访挂上网,对话引爆内容人士朋友圈,美团点评责以迅雷不及掩之势,迅速反应,北京、厦门等城市给用户投票窗口,用户投票超过 20 万,便上线出行业务。

酒桌的友谊,的确不牢靠,竞争却是永恒的。

2017 年, 80 后开始主流。 80 后,这一批时代失意群体,夹在70、 90 之间,赶上了教育改革、房产改革,处境尴尬。当然,也有逆袭的人,今日头条张一鸣、滴滴出行程维、美团点评王兴( 79 年水瓶),是这个时代最引人关注的互联网创业者,他们都属 80 后,在腾讯、阿里的夹缝中迅速成长。

这两天,淘宝迎来了新的总裁,蒋凡,也是 80 后。

事实证明,朱啸虎“不投 60 后”的是有道理的,只不过,这不是句漂亮话。年初,朱啸虎与马化腾,在朋友圈怒怼,相互嘲讽,各自站队,年末,朱啸虎与马化腾却在筹划“停战”,共享单车压缩式快进,时间过得太快,共享单车们的烧钱速度更快。倒下了许多,也有即将倒下的,有钱是唯一法则。若不是“不投 60 后”的话柄被放大,朱啸虎的 2017 年,不至于如此焦头烂额。

互联网最早成名的是红杉、IDG、软银,再后来是DTS、经纬。到现在,朱啸虎一个人便搅动了整个中国共享经济。明年会是谁?

2017 年的得意者有很多,譬如“人民怀念”的周鸿祎, 360 私有化回归A股,守得云开见月明,沉寂许久的他,在方浩这篇文章呼唤下,站了起来,并顺手出版了个人自传——这是周鸿祎近两年来第二次出书,巧的是,李彦宏也在今年出了本书,宣告百度ALL in AI,不同的是,周鸿祎没有女粉丝,员工也没有排队要他签名。

年初加盟百度的陆奇成为李彦宏ALL in AI最得力的人,百度大刀阔斧的砍业务,将外卖给了饿了么,到了年底,百度起诉了前高管王劲… 2017 年,互联网没有了太子,包括百度。

70 后的周鸿祎、李彦宏不甘老, 80 后的创业者似乎表现更好。

张一鸣执掌下,今日头条以现象级速度扩张,如抖音、悟空问答、西瓜视频、火山视频,在内容市场全面出击,收割流量,大开大合,所向披靡;王兴治下的美团点评,则在外卖、餐饮、旅行、出行层面全面出击,外卖与招聘的歧视,两椿小事,丝毫不会影响它的速度。

得意者,除了几位 80 后,还有马化腾与刘强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