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麻衣相术

2018-01-04 02:00 浏览: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相术是观人面相并结合八字判断人命运的一种占卜方式。所谓骨相为一世之荣枯,气色定行年之休咎。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亏,五岳朝归今世钱财自旺。颔为地阁见未岁之规模,鼻乃财星管中年之造化。额方而润初主荣华,骨有削偏早年偃蹇。

    相法中将人的一生逐年所行之运称为流年,具体将人的面部分成100个部位,每一部位代表一年。相士根据看相者的年龄,看年龄对应的特定部位的气色以判断被相者的运气。比如八至十四看右耳木星。十五岁前后看相只看耳朵、耳垂珠。十五岁看额即火星,十六岁看天中,十七、八岁看日月角,十九岁才开始看天庭,二十、二十一看辅骨。二十**看印堂,三十一至三十四岁变得复杂,看凌云、紫气、紫霞、彩霞、皆为双眉之色。而待到六十岁之后则看陂池、鹅鸭、金镂。此部位以白明亮润为好,如发出白粉枯骨之色为大灾,死到临头。

    包子手中麻衣相术书的折页位置恰好是三十一岁的面容肖像,上有注释的文字为“贵贱易识,限数难参。诀生死之期先看形神,定吉凶之数莫逃气色。睛如鱼目,速死之期。气若烟尘,凶灾日至。”

    “这不是啥好话呀包子”金光植嘟嘟囔囔读了一遍,摇摇头说“这人长了个金鱼眼儿,呼气儿带冒烟儿,得啥样啊?”

    包子也摇头“倒不能这样按照字面意思索骥,其实这人不是金鱼眼,是眼无神不爱眨动;也不是呼气带烟儿,似乎是喘息不均匀,像哮喘一样。”

    “怎么把76岁老头的八字夹在31岁面相的页里,这哪儿跟哪儿啊”金光植废话确实多

    罗兰也不解地嘀咕道“难道我们判断错了?也许我们猜测的一切根本都只是个偶然,其实老人并没有向我们透漏任何意思。是我们领会错了。”

    “或者,也许线索被警方取走了,再或者,被他们破坏了”罗兰接着说“他们对这些超自然的东西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包子始终没有说话,他坚定地认为线索就在这本书里,于是将纸片原封不动放回书里,带着麻衣相术离开了。

    包子等人走后,厂外的胡同里闪出了两条黑影,不远不近地、如幽灵一般紧紧咬着包子一行,跟到了包子家。

    这是罗修荣一家住过的小院,现在借给包子住。屋子虽然小,但包子一个人住着也算宽松,他成了师大附中寄宿生里生活最奢侈的一个了。金光植多次要求搬来与包子同住,却只因为包子要处理大量阴债仙案,夜间屋里仙冥两界人不断进出,阴阳气交叠频频,一般人早就受不了,轻则感冒发烧,重则中风癫痫,所以包子从不让金光植留宿在自己家。

    今天也是如此,但金光植一肚子福尔摩斯的分析没倒出来怎么能甘心!他铁了心要留在包子家畅谈半个晚上。包子拦他不住,只好在客厅里给他铺上被褥,点着电丝路子,叮嘱他过了晚上十点必须睡着,如果睡不着,立刻卷铺盖滚蛋回去。

    金光植满口应着,但心里惦记的还是案子“包子,你说这线索也太乱了,三个死人没关联。麻衣相术里的两个信息也没关联。”

    包子躺在卧室双手枕着头“你来不是发表见解的么,怎么就知道发牢骚”

    “你说,这妖怪害人还能分财杀和仇杀么?”金光植说

    “嗯,不分”

    “妖怪图啥呀”金光植自己设问

    “对,图啥呀”包子跟着附和

    “妖怪不是要股子阳气,就是要个内丹啥的,肯定不是要钱的”

    “嗯,有道理”包子的眼睛快合上了,子时各路仙班要来开碰头会,他必须睡会儿。

    金光植倒是没有睡意,他翻着一本卦书“你这儿书是真多呀!哎,我上次借你的在哪儿,该还我了吧”

    “第二排左边数第三本,拿走吧”包子闭上了眼。

    “哎,那仨人生日告诉我一遍,我算算”金光植还不算完

    包子嘟囔了一遍

    “你确定?”

    “确定”包子已经半只脚踏入周公家大门了

    “三个人都是全阴格局呀”金光植嘟囔道。

    “什么!”包子猛坐起来,这个结论一下子将三个人粗略地连在了一起!包子连连拍脑门,这么基础的测算怎么自己就忘了去做。他披着衣服下床,一路小跑道金光植身边,拿着写有三个人生辰的笔记本又细细算了一遍,每个人确确实实都是全阴格局!绝对没错。

    “他们杀的都是全阴格局的人,我去”金光植倒吸一口凉气“那罗兰岂不是也跑不了?”

    “可我算罗兰命里还没出现横冲,最近运数平稳呀”包子有些不自信了。

    “你别忘了那老头,见着罗兰时候的样儿,跟看见.....看见......”

    “看见啥?“

    “跟看见自己家闺女似的”金光植权衡了一下说

    “如果他知道罗兰也可能遭遇毒手,他不想让罗兰也稀里糊涂的死了,所以想要提示她”包子推测道“如果是这样,他留给我们信息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对,特别是你对上了军马词,他认为你有能力参透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金光植来了精神。

    包子又一次翻看了《麻衣相术》,对照着纸片和相文的内容琢磨了半天“他会不会是,拥有31岁的面孔的76岁的老人?”

    “包子,你的想象力惊天地泣鬼神”

    “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一切。”

    一阵阴风从门缝中渗透进来,金光植连连打喷嚏,包子知道阴兵到了。他伸出手指在金光植面前晃了晃“光植,你看这是几?”

    金光植白了包子一眼“别闹了啊”

    包子忽然打了一个响指,金光植应声而倒,呼呼大睡起来。包子将金光植扶正,盖好棉被,这才站起身对着门外说“都进来吧!”

    三太子、朱武、李在渊等一拥而入“下官参见上神”

    “各部门汇汇情况吧”

    “上神”这次李在渊先说话了“省城发生的连续吊杀全阴人的案子,不知上神是否知晓”

    “怎么不知,我还被当嫌疑人抓进去了”包子有心责怪李在渊没早来汇报“我琢磨一天了,没想明白,老李你来了正好,把那三个命魂给我提来,我要问问咋回事”

    “上神,我要汇报的就是这个。这三个人被杀死之后,命魂都被拘走,一个没剩。”

    “看来我小看六煞鬼门了,他们还出得来”包子恨恨地说

    “不是鬼门里的东西干的,是外面的。”

    “谁?”

    “不知道”李在渊说“据调查,这三个人都是全阴格局之人,而且分别为地金满、天木满、地木满的命理格局。”

    “这全阴格局的魂魄有什么特殊之处?”

    三太子插话说“老哥们,这事儿我知道。全阴的人性格粘滞、温顺但坚韧有内力,是比较能吃劲儿的人。他们的魂魄最阴,阳气最弱,但是最韧,很难被击破打散。旧社会凡是能够下阴间地槽与冥鬼沟通的人,首要条件是自身为全阴格局。所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要练一些阴鸷法术的,都是采集全阴人命魂用丹炉炼制。”

    包子搓了搓脸,心想这幕后的家伙是谁,变形透明人是个什么物种,采集全阴魂魄又为了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