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存管业务新政临门 网贷平台换存管银行成本测算

2018-01-14 22:01 浏览: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7月底,与上海银行签署了资金存管对接协议,令米缸金融创始人曹晓峰感觉吃了一颗“定心丸”。

  “如此资金存管基本就无需担心政策风险了。”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早在2016年初,米缸金融与上海银行就资金存管问题进行研讨洽谈,随之签订银行存管意向协议。其间,又与多家其他地区城商行相继接触,有些银行甚至给予相当优惠价格与存管操作灵活性。

  不过,在6月上海相关部门发布《上海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后,他迅速决定与上海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并加快完成对接上海银行资金存管的各项技术工作,计划在9月正式上线存管系统。

  “否则,我们或许将面临更换存管银行等一系列业务操作难题。”曹晓峰称。

  “这正成为一种趋势。”多位网贷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征求意见稿》公布,上海大量网贷平台都在放弃与外地银行的存管业务合作,转而与上海当地银行签订协议;对已经上线异地银行存管系统的网贷平台而言,更换存管银行也变得更加紧迫,但这势必衍生不菲的运营损失与新成本投入。

  与曹晓峰的随机应变不同,上海当地一家网贷平台负责人曾诚(化名)就颇受此困扰。

  “我们内部测算过,更换存管银行的成本不低,不少系统技术得推倒重来。”他告诉记者。

  事实上,遭遇类似的困扰,还有不少网贷平台。

  更换存管银行增成本数百万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上海地区51家网贷平台与在上海未设分支机构的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其中28家已经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这意味着若《征求意见稿》形成最终规定,它们都需要更换存管银行。

  “目前,这些平台几乎都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曾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以上海的《征求意见稿》为例,网贷平台备案应在银行存管之前。但业界普遍认为,在实际操作环节,银行存管协议反而成为网贷平台备案所需的证明材料之一,即当地金融办要求平台先签订当地银行的存管协议,再拿着协议申请备案,一旦备案完成,60个工作日内需完成存管上线,否则备案可能被撤销。

  “若网贷平台没能完成存管银行属地化,等于难以备案,也就难以通过相关部门设定的整改要求。”曾诚直言。然而,更换存管银行所引发的一系列成本账,却又是众多网贷平台难以承受的经营新负担。

  多名网贷平台负责人就平台转存管银行算了一笔账,通常银行收费主要分成两项,一是一次性技术接入费,大概10万元左右,二是资金存管费,根据平台的交易量定价不一,通常在25万-75万元之间,部分银行还提供封顶价格。此外,部分银行还会要求网贷平台支付数百万元风险准备金,作为产品违约的垫付资金。

  “其实,若撇开银行存管的各项费用,考虑到原先的存管系统作废,需对接新银行存管系统,相应的技术、人力、运营等投入损失可能超过200万元。”曾诚告诉记者,这还不包括部分当地银行借着政策红利抬高存管费用价格,或增加风险准备金的额外支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银监会正式公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网贷平台不得借用银行存管名义增信,如今多数银行已不再收取风险准备金。

  不过,即便当地银行存管费、准入门槛并没有随着政策规定而抬高,但更换存管银行所涉及的客户服务体验波折,也令平台投入的大量获客成本付之东流。尤其是更换存管银行涉及系统技术重新对接,其中因技术原因可能造成资金在投资者账户与存管账户来回跳转,或无法实现T+0资金到账,令不少投资者担心资金安全而改换门庭。

  “当前网贷行业用户平均获客成本接近500-600元/人,若流失1000位投资者,等于平台白白损失近60万元获客成本。”曾诚表示。

  “夹缝中”降成本保体验

  面对存管银行属地化的新政,不少网贷平台也在思考如何降低更换存管银行的成本开支。

  “一个比较常见的办法,就是将业务搬到存管银行所在地,如此既符合资金存管银行属地化要求,又能最大限度减少成本开支。”一家网贷平台负责人透露,但办公地迁徙,可能带来技术人才、风控团队、投资者的大量流失,反而得不偿失。

  另一个办法,就是寻找采取嵌入式存管的当地银行,通过引入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展存管技术对接,尽可能降低系统技术更新的成本支出,确保客户体验不受影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