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明史背面的相术

2018-01-15 18:03 浏览:

  相术,自春秋战国以降,绵延至今,作为一种神奇而隐秘的民间文化悄悄地参与了中国历史的大部分进程。《诗》曰:“相鼠有皮”。慢慢地,这种相牛相马的畜牧业实用主义,在形象思维的逻辑层面上蔓延成一种相人的民俗。相人有形,相术通过人形特征显露的吉凶贵贱及病理学等诸多信息,揭诸出一套符合社会道德和功利标准的命运符号。相术无疑是一种命运观,也是一种生命观,通过预测人的未来走向而感知人性,洞察世事。而如果它预测的是像朱棣和郑和这样的大人物,那么,相术事实上就是在创造(或改造)历史。
  明初,宁波人袁珙(号柳庄居士,著《柳庄集》)因相术声名大噪,深入人心。“所相士大夫数十百,其于死生祸福,迟速大小,并刻时日,无不奇中”。据传,年轻时,袁在洛伽山游历,巧遇一异僧,后者教其相术基本功:直视太阳,至眼花目眩,再让其在暗室分辨红豆白豆;又于夜间把五色丝缕悬于窗外,让其乘着月色说出丝缕颜色。尔后,异僧教其相人,竟百无一谬。
  《明史》记,道衍和尚兼谋士姚广孝迷信袁珙,将其推荐给燕王朱棣。袁珙与朱棣第一次见面非常富有戏剧性,当然,这是一个精心安排的考验。当时,袁被引进北平燕王府,但见一群卫士正在煞有介事地操练弓矢,袁目不旁视,径直走到一卫士前,跪曰:“殿下何轻身至此?”显然,袁一眼就认出了乔装混迹于卫士中的燕王。考验通过了,燕王大悦,延其入内宫,问,何以看出我就是燕王?袁道:“龙行虎步,日角插天,太平天子也。年四十,须过脐,即登大位。”并预言,那群操练弓矢的卫士也将随之鸡犬飞升,成为明朝第三代公侯将帅。
  时朱元璋孙朱允炆为帝(太子早亡),号建文。其皇叔朱棣,早怀不臣。袁珙一番出语有据却又近乎挑嗦的雄论正暗合他隐藏多年的野心,也坚定了他篡位的信心,遂于建文四年以“靖难”(清君侧)的名义,从燕京(北平)杀奔明都南京,夺皇位,改元永乐。就这样,袁珙的相术以神奇的力量见证了一场宫廷政变,并且改造了明史。
  新任朱皇帝召袁珙进宫,委以太常寺丞,赐冠服、鞍马、文绮、宝钞、小妾和居第,袁一一拜受。一代相术大师摇身为“官相”,开始参与朝廷决策,甚至涉猎后宫事务。某一次,朱皇帝突发奇想,要纳一方脸女了为妃,袁珙忙劝曰:凡方脸皆虎脸,多犯煞星,焉能入宫为贵人?皇帝从谏如流,此后看见方脸女子就像撞见煞星,避之唯恐不及。朱棣对相术的恭敬不亚于对儒学经书的用心,他的一些典章制度也要咨询袁珙,参照相术而行。在朱棣治下,无论朝廷,还是坊间,相术几乎享有了一种超乎皇权和凌架于世俗之上的特权。
  前任皇帝未死于宫廷战火的传闻,始终是新皇的一块心病。朱棣寝食难安,遂派亲信持建文帝画像遍查各州郡乡邑,未果。永乐二年,传朱允炆已逃亡南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渺渺海外,实乃鞭长莫及。但皇帝自有皇帝的办法,是年,他下令在福建建造五艘8千吨级的巨船,第二年,又建长150、宽62的海船62艘,可乘载27800余人。这些宠然大物拥有着巨大的航海能力,令几十年后那伙航行美洲的海盗们(哥伦布等)无不望洋兴叹。
  由谁去统领这些巨型海龟呢?朱棣又一次咨询相士。这一回不是袁珙,而是其子袁忠彻。先前,忠彻随父进燕王府,一展相才,深得赏识。朱棣登位后,忠彻官至中书舍人(皇帝智囊),陪朱北巡,一路论人谈命,珠玑尽吐,以至可与皇帝把臂相询,把酒言欢。“帝识忠彻于蕃邸,故待异于外臣。忠彻亦以帝遇己厚,敢进谠言。”何谓谠言,就是说别人不敢说的话,也可理解为谗言。忠彻为人异于其父,性情阴险,心胸狭隘,以相术邀宠,亦以相术害人。每与群臣有隙,即援引相术陷之。他相王文(此人正直,官至宰相),“ 面无人色,法曰沥血头”;相于谦(以清廉和诗才闻名),“目常上视,法曰望刀眼”。后,王于果成刀下之鬼,这是宿命,也是谶语。
  现在,忠彻相中了一个著名的太监。此人位列大内总管,“虎步,声大”,见识广博,判断敏捷,年少时混迹于伊斯兰上流社会的经历使其颇具外交才干,且拥有北极熊般健硕的体魄。史载,其腰围一米半,身高二米有余,搁今天,他该像姚明一样在NBA攒尽美元和人气。忠彻向皇帝进言:若论容姿、才能、智慧,此人在内侍中出类拔卒。臣观其气色,实在很适合充任陛下的远征军总司令一职……于是,这个小名叫三保的人,借着相术的吉言,一跃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太监。
  永乐三年夏,苏州,刘家港,三保绵延数里的远征船队在东南季风的护送下扬帆远去。历史会假装忘了这支探险队的真实目的及忠彻的相术,但它记住了这个时间:公元1405年,三保开始第一次远航冒险,至今已整整600周年。

2005-3-2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