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2018-01-16 16:04 浏览: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对于金融市场而言,基础货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现代货币的本质是信用货币,是商业银行的货币负债,基础货币则中央银行(货币当局)的货币负债,后者是前者创造的源泉,是整个商业银行体系借以创造存款货币的基础。因此,基础货币是市场流动性的基础,是银行间市场资金的来源。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图表1. 一张典型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

  (数据

  基础货币的供应变化完全始自中央银行,因此,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中“资金来源”与“资金运用”是实现基础货币增减变化的主要工具。如上图1示是2017年7月份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所谓基础货币,即为负债端的“储备货币”项,包括“货币发行”(流通中的现金M0与银行库存现金)、“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即准备金存款,包括法定存款准备金与超额存款准备金)、以及“非金融机构存款”(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该项长期为0,大部分情形下占比较小可忽略)。2006年至今,中国央行的储备货币规模基本上趋势性上升,2017年7月,储备货币规模29.9万亿,其中货币发行7.3万亿,存款准备金22.5万亿,非金融性公司存款0.09万亿。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图表2. 基础货币走势及其构成

  (数据

  从本质上讲,基础货币即为央行的净货币负债。信用货币的创造的过程是由商业银行的资产扩张行为直接创造货币,那么基础货币的创造过程也是来源于央行资产端的扩张。因此,我们通常分析基础货币,并不从其货币发行与存款准备金的组成成分来分析,而是从资产端外汇资产等部分的变动来分析。

  根据资产恒等于负债的会计关系,我们很容易从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中得到基础货币的决定公式:

  基础货币=国外资产+对政府债权+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对其他金融性公司债权+对非金融性公司债权+其他资产-不计入储备货币的金融性公司存款-债券发行-国外负债-政府存款-自有资金-其它负债

  上式是根据资产负债表直接得出的,如此多的统计品类反而使得基础货币的分析变得复杂,因此有必要进一步简化公式。

  资产端(资金运用):

  如下图示为2017年7月货币当局报表资产端的各个组成部分,外汇占款占比61%,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占比26%是最大的两个组成部分,对政府债权和其他国外资产占比4%,其余部分占比较小。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图表3. 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资产端(资金使用)构成

  (数据

  国外资产:国外资产是央行资产负债表资产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下图1所示,自2002年至2014年初,国外资产占总资产比重直线攀升,一度达到85%,近年来虽有下滑,仍然有60%以上。从央行公布数据来看,国外资产有三大组成部分:外汇、黄金、其他国外资产(主要记录央行持有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头寸、SDR等)。从图2来看,外汇资产占比在90%以上,是央行被动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方式;黄金占比较少,且总额保持稳定;其他国外资产也基本稳定,2007年8月央行曾要求商业银行以外汇缴存本币存款准备金,从而导致此块内容在2007年占比骤升的现象。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图表4(a,b)国外资产占比及其结构分析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图表4(a,b)国外资产占比及其结构分析

  (数据

  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反映了央行对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等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再贴现、再贷款、逆回购操作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余额,主要记录央行主动投放基础货币的方式。从历史上看,2010年之前,这一项变动并不大,随着基础货币投放量的增大,这一项占比持续下降。2010年之后,随着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的发展与应用,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项无论是额度还是占比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目前该项占央行资产负债表资产端比重约26%。

中国基础货币与超储率的测算

图表5. 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科目走势

  (数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