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余世存:将易经还给普通人

2018-01-17 12:06 浏览:

著名学者、作家余世存即将出版《大时间》,试图还原真正的“易经”,他说“《易经》起源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一种历史叙事,是古人对于宇宙最初的认识,三代以前,不过是许许多多的普通人观察天文、制定历法的知识”。因此,余世存说,他要把《易经》还给普通人。在传统时代,《易经》一直都被称为“群经之首”,在众多经典中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受重视的同时,《易经》本身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方面士大夫们把它作为治国安邦的根本,另一方面,它又是江湖术士们算卦问卜的利器。

原标题:余世存:将易经还给普通人

余世存:将易经还给普通人

著名学者、作家余世存即将出版《大时间》,试图还原真正的“易经”,他说“《易经》起源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一种历史叙事,是古人对于宇宙最初的认识,三代以前,不过是许许多多的普通人观察天文、制定历法的知识”。因此,余世存说,他要把《易经》还给普通人。在传统时代,《易经》一直都被称为“群经之首”,在众多经典中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受重视的同时,《易经》本身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方面士大夫们把它作为治国安邦的根本,另一方面,它又是江湖术士们算卦问卜的利器。

人人知天的时代

伴随着传统文化热潮,作为群经之首的《易经》自然也随之而热,不论是电视讲座,还是各种文化论坛,乃至小学生国学班,讲《易经》的比比皆是,不过究竟怎样才算是讲好《易经》,余世存有他的看法。

“不管是在传统时代,还是在现代社会,不管是学院派,还是江湖派,各种各样对于《易经》的解释,其实都和普通人无关,这恰恰是对《易经》最大的误解”,余世存说,“《易经》本来就是普通人学问,顾炎武曾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户’,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意思是说这些典籍里的名词,看起来艰深古奥,其实都是普通人的日常用语,显然,这句话说的是三代以前,三代指的是夏商周,那个时代的普通人,对于天文历法都很熟悉,而天文历法,恰恰是《易经》一个很关键的立足点”。

不过,原本普通的知识,因为某一些特殊的事件、时代而变得艰深,变得神秘,甚至被遮蔽了。余世存说:“一般人都觉得古人用的是阴历,或者说是农历,农历其实是一种阴阳合历,但是更多被人理解为阴历,阴历就是太阴历,以月亮的变化作为制定历法的根据,阳历则是太阳历,以太阳和地球的关系变化作为制定历法的标准。比如说一个月三十天,这是以月亮运行轨迹来算,二十四节气,反映的则是太阳运行的变化。农历是一种和农耕文明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历法,因此它既要关注太阳和地球关系的变化,也要关注月亮和地球关系的变化。此外,在古代,还有过使用太阳历的时代,但是这个传统,后来被遮蔽了。”

余世存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解释和还原《易经》,目的在于,把《易经》还给普通人,他说“我想我们这个时代,能不能真正让《易经》回到那种普通人日用的状态呢”?

防火墙下的文化

从日常所用,到艰深的经书,余世存认为,发生这样的变化,和传统时代士大夫对于知识的垄断有关,和几千年愚民的传统有关。

余世存说,中国历史上有两个重要的时代,或者说两次著名的文化演变事件,使得《易经》离普通人越来越远,成了少数人专有的知识。“一个是传说中的颛顼绝地天通,在这之前,人人可以关乎天文,而绝地天通其实是把天文历法的知识收归史官和巫师所有,普通人不再能接触到它。此后有了专门研究天文的人,《墨子》里称之为‘日者’,《史记》也有日者列传,本来是观天象的人,后来日者也被妖魔化了。”

另外一个重要的转折,是文王做八卦。余世存说“八卦有先天后天,文王做八卦,是后天八卦,此后后天八卦取代了先天八卦,所有的研究者、学习者学的都是后天八卦,它对中国后来的政治、文化、乃至传统价值的建立,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一直到宋代,先天八卦才被找回来,研究者也才又一次有了不同的视角”。

先天后天,看似是很神秘的概念,不过余世存说,其实不神秘,“先天八卦,其实是中国的古人对于宇宙的一种最初的认识,它是一种建立在对时间、对空间的认知上,可以说带有非常浓厚的自然哲学的色彩。而后天八卦,则是建立在政治伦理上的,自然哲学的色彩没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