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阳间阴差

2018-01-23 04:26 浏览:

    狂奔之中,李东八听到了白神相那声似是自言自语般的低喃。脚步却没有片刻的停顿,甚至连想都不去想白神相为何忽然作此感概。只要能赶在鬼王状态消失之前,将白神相击杀,拘下他的魂魄。届时,交给崔判官的话,他知道些什么,都会一五一十地全部吐出来。

    时间紧迫,李东八对白神相的话语已经不作任何的反应了。奔袭中,见白神相站在原地,不闪不躲,看准时机。李东八猛地一跃而上,双爪其出,直取白神相的面门。

    就在李东八爪击就要得手的时候,却见白神相忽然又哼了一声:“还差一点!”言语中,白神相同时向后弯过了腰。李东八的双手几乎贴着他的面门而过,没有击中白神相。但那强劲的掌风,将白神相一直用来掩盖黑色瞳孔的墨镜震落在了地上。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白神相那对完全漆黑的双眼,看的李东八也感到有些心惊。那成为命师的*有多强,才能让堂堂一位神相变成这个样子,甚至不惜与紫霄为伍,也要苟活下去。

    少有的微微一个错愕,让白神相有了反击的机会。就在刚刚立起腰,见李东八仍没有回防,立刻抬起一脚,朝李东八的下盘踢去。但现在的李东八,就算鬼气给打散到不到三层,体内的道元之气却又莫名其妙地暴增,让李东八的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

    眼角余光瞥见下方一道腿影闪过,几乎想都没想。下意识地就自然抬腿抵御,双方再次接触。挡下了白神相一记鞭腿后,李东八已经明显地感觉到白神相的力量的确已经在大幅度地衰退了。虽然不知道之前他所用的那股暗劲到底对他的损耗有多大,但现在,白神相的攻击,已然对他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了。

    肯定了白神相现在的实力了,李东八心中大喜,已然胜券在握。但白神相就算力量减弱,那速度依旧没有变慢。就在李东八刚挡下一击,心念急闪而过之际,又听耳边惊起一阵掌风。

    惊心之余,连忙重新站稳脚步。举起一臂就要挡住白神相的一掌,但终究是晚了一步。白神相的一掌重重地拍在李东八的左肩上,又一次,李东八再次感到体内气息受到白神相的那股暗劲的影响。

    此时的状态下,李东八的头脑说不出的清明,感官也较之前更为清晰。很清楚地感受到体内气息的窜动,那暗劲自白神相的掌击,拍入体内,立刻就让李东八的道元之气开始紊乱了起来。而且,在那同时,李东八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原本储于灵台的鬼气,又减少了一成。

    “又是这招!”这一次,李东八已经用不着撤退,甚至连闪避都不屑了。白神相这暗劲已经彻底伤不到他了,硬接了白神相的一掌,冷哼一声:“这招已经对我没用了!”言毕,李东八同样抬起一掌,朝白神相的胸膛拍了过去。

    那白神相见势,眉头一抬,急忙起手想要格挡。但随着那暗劲的使用过度,白神相的身手明显变慢了不少。如果还是刚才的白神相,李东八这一掌轻易就能被他挡开。但此时,白神相不但力量变弱,速度也慢了。

    一掌拍中,李东八可是使出了浑身的气力,根本没有考虑留手不留手。但是,有些出乎李东八意料的是,这一掌不但将白神相击退,更将其击飞了起来。此时的白神相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变化,也不知道有多弱。李东八的一掌,本以为只能将他击退两步而已,没想到却能将其击飞。

    中了李东八的一掌,白神相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朝后倒飞五六步远的距离,才翻滚落到地上。如今的白神相,哪里还有先前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势,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

    李东八微微皱着眉,见到白神相现在的这幅模样,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并不是对他心生怜悯,而是在疑惑,白神相到底又在搞什么鬼。这前后的差距也太大了,生怕白神相实在设计什么诡计,陷阱让他跳。

    越是看见白神相这落魄样子,李东八反而觉得有些畏首畏脚了。若他是故意露出弱态,引自己放松警惕的话,一旦上当,可能就导致被对方一招击杀。是以,越到这种时候,李东八便越发谨慎。就算见到白神相被击飞,也不敢贸然都追击。

    待见到白神相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已显得有些老态。擦拭着嘴角不停溢出的鲜血,一边哼笑道:“怎么担心有诈,反而不敢来了?哈哈,还真是你的作风。”白神相的声音本来就很嘶哑,加上如今被李东八一掌击中,说话显得有气无力,若不是看着他说话,李东八还以为是哪个鬼物在哀叫。

    “如果不敢上的话,那你就看着好了!”白神相就连这种都已经开始有些摇晃,显得有些吃力。但仍强撑着,忍着胸腔的沉闷,直起了腰,又补充道:“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言毕,白神相那漆黑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李东八,嘴角依旧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见李东八不理会他,白神相双手相交,似缓实极地结着手印。作为沉淫相术数十年的白神相,对于一切相术几乎都无比精通,那手印结的很快,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若换个人,或许不知道白神相在结的什么印,但李东八对相术同样熟悉。初见白神相结印之处的手势,便猜到了大概,待见到白神相真正开始结印时,忽而心中一惊,猛抽一口凉气,瞳孔微微一缩。那白神相所结的印不是别的,正是之前李东八教过给白元清的,相师最高等级的攻击手段--命理之手!!

    以前认识的白神相,使用命理之手的话,作用范围是周围二十米,但现在白神相不知道有了多少变化,可能范围加大了不少也不一定。李东八不敢拿这东西去赌,一旦被他使用出来的话,如果一语和尚等人也在范围内,那白神相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摘掉他们的命气,直接取了他们性命!

    白神相既然能用相术,为什么之前一直不用?非要被自己逼到绝境了,才用这至高的命理之手?若是在之前使用的话,别说只是一个白元清了,就连他们所有人,都逃不过白神相的轻轻一摘。

    然而,无论白神相究竟在作着什么打算,李东八都不愿意去想了。眼前只有一件事,必须阻止白神相!!甚至相师那命理之手的恐怖之处,李东八再也顾不得白神相是否在故意示弱,抬腿就朝白神相冲了过去。
猜你喜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