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Sportquake10大黑心敲诈手法曝光

2018-01-23 08:08 浏览:

    周末皱眉,心里暗暗摇头。自己果然找错人了,这些普通少女当然不知道杨玉环是谁。

    看看天色,天空浮现出鱼肚白,正是此时,肚子不合时宜的发出了抗议,也难怪,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谁也受不了。周末面色微窘,寻思着去哪里混点吃的。

    身为一个三观端正的现代人,偷鸡摸狗这样的事儿他自然做不出,至于嗟来之食那也非君子所为。而打猎、捕鱼什么的,自己完全没有那样的技能。

    怎么办?此时的周末切实感受到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是怎样一种体会。

    “咦,有了。”突然,周末眼中精光一闪,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适合自己的职业。相师,不管哪部古装剧中都会出现的人物。

    而且相师的装备也简单,一面招幡就搞定。

    仅仅在河边溜达了十来分钟,便发现了制作招幡的材料。兴许洗衣服的人太多,洗破了被扔掉的自然也不少。选了几块看上去还算完整的破布片,趁着少女洗衣服的空隙,借用一下他们缝补的针线。(别问我为什么少女们会带着针线,棒槌敲打,容易坏,经常要修补。)

    半个小时过去,太阳都已经上了山头。此时一面看上去很是破烂的招幡出现在周末的手中,正面上书:“麻衣相士!”,背面则是“上知一千年,下知一千年。”

    举着招幡,顿时洛阳城中便出现了一个粉嫩嫩的新人麻衣神相。

    说实话,对于相术这些东西,周末那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至于为何选择这个职业,实在是因为没辙,而且找人的话,作为一个相师似乎也方便许多。

    还别说,在古代,相师虽然算是下九流中的职业,却真的生意不错。至少走街串巷两个小时下来,自己几天内的伙食搞定了。

    有人算命的时候,便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逢人便说三分话。周末眼力不差,口才好,这招挺好使,往往说到人家开心之处,还有一点小打赏。而没有人算命的时候,则是走街串巷,打听杨玉环的下落。

    可三天时间过去,整个洛阳城都走遍了,却依然没有找到杨玉环家在哪里。

    周末相信,就算普通的洛阳人都没有他那么熟悉洛阳城。每天上午一遍,下午一遍。好几天累积起来,人倒是累得不要不要的,可杨玉环的影子都没见到。

    “系统,你大爷的,你他么的坑我?哪里有什么杨玉环!”有时候夜深人静,周末总会竖指朝天,骂上这么一句。

    洛阳城姓杨的高门大阀并不多,有名有姓周末全部都花时间蹲守过,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杨玉环这个人。

    在周末的记忆中,杨玉环小时候便颇有才气,样貌俊秀,善歌舞。这么一个年轻姑娘,怎么就没有点名气呢?

    想到这个问题,周末忽然恍然醒悟。

    “对了,对了。杨玉环他爹刚刚死不久,如今正是寄居在洛阳城。自己又如何能够在硕大的洛阳城找出一个寄居的小女子?”

    想到这里,忽然周末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灵光顿时乍现,此时他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没想到聪明一世,却走入了死胡同。

    杨玉环他爹死、寄居、洛阳城。

    这几个关键词顿时让他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貌似这个时候的杨玉环还不叫杨玉环。

    根据史料记载,杨玉环的名字挺多,从小时候的玉奴,嫁人后玉娘,之后成了贵妃,丰满之后才有了杨玉环的外号。

    此时自己找杨玉环,哪里能够找的到?那岂不是提前了好多年?

    小时候叫玉奴!

    突然,周末眼睛瞪大,好似离水的鱼儿,好似被抓住肚子的蛤蟆。脑子一声轰鸣。

    心里暗暗骂自己真是蠢哭了,尼玛,好好一个杨玉环居然让自己错过了。

    此时他才想起前几天在河边的场景,心里更是懊恼得要死。

    那个稚嫩的少女不正是叫玉奴吗?而且她还正好姓杨。

    尼大爷,自己居然错过了。

    当时自己实在太心急找到杨玉环,没有仔细打量那丫头的模样,此时回想起来,那可真真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虽然看上去粗布麻衣,却着实是姑娘未长成。若是落在当今社会,那绝逼是个“国民闺女”的角色。

    去哪里找?

    硕大的洛阳城,找一个十来岁的姑娘,还没有画像让人帮忙,自己一个人找岂不是大海捞针。

    有了,周末一敲额头,脑海中灵光一闪。守株待兔,哦不,应该是守河待贵妃。

    想到就做,如今自己小有身家,人没有找到,好话说了许多,倒是赚了些银两,足够自己一个人过两三个月的。

    第一天,少女们没来。

    第二天,少女们还是没来。

    第三天,少女们依然没来。

    ……

    此时周末有些疑惑了,难道古代的人都是这样,好几天才洗一次衣裳?或者还是好几天才洗一次澡?

    其实,周末又哪里知晓,在这个时代,基本上大户人家小院内都有一口小井,平常内里换洗衣裳根本用不到到河边。只有赶上家里男丁多,外套脏得厉害,用井水洗太费水,才积累十几件一起拿到外面洗。

    这么一来,周末便悲剧了。

    足足等了四五天,那些少女才姗姗来迟。而此时的周末已经在河边搭上了茅屋,几乎在这里定居。

    看到人群中并没有出现杨玉奴的身影,周末不由皱眉,躬身对少女们一礼道:“各位姑娘,请问之前那叫玉奴的姑娘为何未曾到来?”

    “哦,你说玉奴啊?听说前段时间不堪婶婶的欺负,想要自寻短见,如今还在修养。”少女回道。

    “啊,玉奴姑娘没什么事吧?有没有生命危险?”周末顿时一惊,眼睛瞪得滚圆,心里一紧。那可是未来的贵妃娘娘啊,若是突然提前死去,那可能历史都会发生变化,自己还能否存在都是未知数。

    “切,你又不是她什么人,关你什么事。”少女不屑的撇撇嘴,不过还是不情愿的调侃道:“听说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你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没,没,没,没有……”周末说话都结巴了,那谁啊,杨贵妃,自己敢吗?且不说杀头大罪,仅冒着历史改变的可能,就让自己只能望而却步。

    周末狼狈的从少女群中离开,临走还问了下杨玉奴二叔家的住处,心里寻思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去看看。又以什么样的名义去看?

    总不能直接跑到杨家,跟他二叔说,“嘿,这小姑娘你们可要养好了,未来可是杨贵妃,不仅仅光宗耀祖,还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那样就算不被人打成神经病,只怕自己也无法完成任务,甚至可能受到惩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