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聚合支付大洗牌:断直连关通道 一个萝卜一个坑

2018-01-28 06:52 浏览:

  断直连、关通道:聚合支付大洗牌

  夏心愉

  “我们拿牌照的,还真不如他们不拿牌照的、或不按牌照出牌的。”大林曾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了他的无奈:“你看看他们,什么都能干,发卡、收单、转接清算、理财、投资、放贷,连张牌照都没有、或是只有一张收单牌照,业务却做得简直像拿了‘银行牌照’。”

  大林是某持牌支付机构的战略业务部门人士。他的这番话,源自某种程度上的“不公平竞争”。业内也形象地把这一比拼形容为“穿皮鞋的和穿球鞋的赛跑”,而赛程持续了3、4年。

  在此期间,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包括移动支付在内的新金融业态迎来创新大发展,但一些机构在急速“创新”过程中又难免触及甚至超越合规的边界,形成监管套利。于是,支付机构靠资金沉淀做饵让银行“放通道”者有之,大搞与发卡行直连者有之,二维码无标准无秩序肆意拓展者有之,通过客户备付金账户超额获取银行授信额度并用于理财投资者有之,把本该“T+1”的支付结算做成“T+N”(资金留存)或“T+0”乃至“T-N”(信用放贷)者有之。

  在这一段赛程中,按着牌照监管要求循规蹈矩的“好孩子”们往往有着一张落寞的脸,他们的“审慎”被市场说成了“落伍”。“丛林社会”的市场评价逻辑下胜者为王,哪怕是靠着监管套利的“胜”,也被说成了“弯道超车”。

  然而风水轮流转。包括支付产业在内的整个金融政策语境,在过去半年里迅速地完成了由促发展向严监管的取向切换,守住安全底线、服务实体经济、回归小额便民才是头等大事。在支付产业,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在去年底前后相隔不到两个月内,监管相继出台了四个重磅文件,这一密集程度史无前例。

  这四个文件分别是:

  1,《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2017〕217号,下称“217号文”)——继续深化无证机构整治工作;

  2,《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发〔2018〕281号,下称“281号文”)——加强市场风险防控,规范创新发展;

  3,《关于调整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发〔2017〕248号,下称“248号文”)——强化备付金集中存管,切断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模式;

  4,《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发〔2017〕296号,下称“296号文”)——规范条码支付健康发展。

  大林说起这事儿的语气里有种终于扬眉吐气的痛快,他说这是他们这些“合规创新”的业内人士们的“福音”。这两个月来,置身业内,他能感受到以前在中间地带观望的企业,现在开始向合规这一边靠拢。

  上述密集的监管发文像是一个路标:支付产业进入“直行道”。

  如果弯道超车拼的是创新的灵活和闯劲,那么直道加速该比创新的规范和稳健。

  断直连

  一些在牌照意义上仅为“第三方收单”的支付机构,靠直连银行做着事实上的转接清算方;一些商业银行替移动支付巨头“放通道”,从移动支付巨头那里拿到接口,再放给下游的其它银行或支付机构,事实上承担着转接清算职能。这在行业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本文要说的第一种被监管要求清理的模式,即典型的直连模式,在281号文和248号文中均被再次严辞规范,监管再一次明确,跨行清算须通过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收单机构、银行须回归本位。

  在清理直连的时间安排上,自281号文印发之日起,各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新增不同法人机构间直连处理跨行清算的支付产品或服务,至于存量,281号文要求“应尽快迁移到合法的清算机构处理”;但综合此前人民银行支付司发的《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下称“209号文”)给出的时间结点,线上直连模式迁移至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的最后期限,是2018年6月30日。

  根据后发于209号文(司发文)、且发文层级更高的281号文(行发文)来看,当前可供前移选择的、有合法资质的投靠,是银联或网联。

  事实上在前期,监管方面已多次要求支付机构断开直连,继281号文之后,248号文则是从直击违规支付机构“痛点”的角度、即加强备付金管理,来推动业务合规进程。

  有接近监管的分析人士称,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模式的乱象,根本原因在于一些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账户多而分散,从而导致支付机构可通过客户备付金,多头、超额获取银行授信额度,并用于理财或其他风险投资,超范围经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