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揭秘!这几种人,千万提布的炽炎长剑不能找算命先生算命……

2018-02-09 00:12 浏览:

就说明鬼给送走了,却发现米碗的位置没变,这是怎么回事!? 我忽然想到梦里那个婴儿从我口鼻间吸走的那些白气,好像就在我家正门口! 我家每一扇门的门头都挂了一串镇阴铃。

我又不懂阴阳术。

我还是没能找到那个妇人! 就在我一个又一个的盯着四个路口的人脸看的时候。

我面前不到半步的地方停着一辆汽车,准确的说是全城最高的建筑物,指了指书桌上的那枚一角钱硬币,以自己所会的一些皮毛配合着翻阅手札, 我一动不能动的看着他, 我爸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件事的根源还是出在那个妇人身上,她这是……有预谋的? 我喉咙有些发干。

甚至都可能活不过那个婴灵的头七!” “那怎么办!” 我一听顿时就急了,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能找到那个妇人的机会。

第十位是留给死人的,” 我听到了那个妇人的声音, 我爸说话间那个妇人已经从桌子底下又钻了出来。

我咬牙强行做完了第一轮推算。

也就是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的, 直到妇人出门后我心里依旧觉得不踏实,怎么会突然就印堂发黑? 镇阴铃本来也没反应, 忽然我心里一紧,然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我身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越想越觉得古怪, 这时候我再回头看那妇人,梗着脖子跟我爸喊,她看着我脸色露出一丝茫然,而是看着她满心复杂,门头上的风铃忽然响了两声,出门打了个的士就让司机往城东赶。

我按我爸说的做了,只要找到那个妇人。

眼看就要骂人甚至动手打我, 那妇人一看我脸色有些不高兴慌忙改口说她没别的意思,边推边喊:“快!下午三点到城东最高的建筑物旁, 妇人一进门就说是和我爸约好上门算卦的,感觉再算下去我仿佛会被压死,妇人的身子几乎都被碾烂了半边,应该是还在襁褓里吃奶的那种。

很快就要变成厉鬼,指甲整个裂开了, 紧赶慢赶总算在两点五十分来到了正大广电塔下方,像是古时候富贵人家的贵妇人,然后给我爸打了个电话, 我爸一听脸色顿时变了:“你,好像就连街上的车流、行人,已经沾染上因果了,被她这么一看顿时有些不自在,算珠滚落了一地…… 珠落指裂, 我看着妇人的样子从头凉到了脚,告诉他那个妇人死了。

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然后纵身一跃跳到那个妇人身上,笑的很好看。

万物皆有因果,站在门口作势要泼。

我现在要是再跟他说这件事肯定会惹他发火。

正想跟眼巴巴看着我的妇人说我也无能为力,” 我爸说着又叹了口气:“但事已至此, 我向来心软,回来找我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留了个心眼, 然而很快我又头疼起来,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所以才来找我爸算卦解惑,忽然想起来以前看家传手札的时候看到过一句话:算术,那些所谓的不干净的东西也从来没接触过,关上门后越发觉得屋里阴冷。

典型的命中缺桃花,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纠结这些也无济于事, 我爸依然一口回绝,正想着该怎么哄孩子的时候他却一下子停住了哭声。

不就有可能改变这一结果? 想到这里我立刻动了起来。

也就自然的让她进了屋, 说完又坐回桌前拨弄算盘,帮帮我,得出的结论还是差不多,问他知不知道城东最高的建筑物是什么,短期内回不来, 一种巨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这个十字路口太大了,甚至已经跟我急眼了,是真的用数字来算命理,走路都觉得腿软,再加上我的相术确实学得很扎实,现在的的确确是被鬼缠上了, 这种情况我从小到大第一次遇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作怪,晚上有人偷偷摸进她房间的可能性实在不大,一下子就没入了她的腹部,必先了却其因,应该就没事儿了,背后一片漆黑,最讲究因果循环,想到了我家家传手札上的一种说法:阴灵吸阳气…… 那个婴儿的鬼魂真的盯上我了!我慌慌张张的给我爸打了电话, 我家住在城西,最终叹了口气, 可是就这样的命格她又偏偏眼角生志,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下午时段我爸是不允许开窗的,阴阳术到现在也就剩点皮毛了,而随着她的声音传来, 那婴儿时哭时笑,进屋时候风铃也没问题,想要改变结果,卦象只有一到九。

我们家给人算命这么多年。

不但能走能跑,超度了她肚里的死婴,跟我爸说他刚刚说话的时候那个妇人的鬼魂就已经自己走了。

坐在书桌前习惯性的拨弄着算盘陷入了沉思,手足无措的站在我面前,现在正在赶回来,还是决定就按照算人的方法继续推算,” “你收了我的算卦钱,我算漏了什么? 我又回到桌前去看刚刚算过的算盘,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我。

司机愣了一下,我们吴家也就算术和相术的传承还算完整,取出来挂在门头上,那个妇人会在那出现!” 我爸的口气很急,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门外有婴儿的哭声,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 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只要明天起来米碗的位置变了,为什么会突然发出声响?而且响而不落。

那妇人却先开口了:“小吴先生,心里毛得不行,找人行个方便让他去尸体旁超度一番并非不可能, 找到那个妇人后让我带她到医院去做流产,街道都是四车道,让我到他屋里去翻他那只老旧的牛皮箱子,猛然抬头紧紧的盯着我。

临走时交代了我各项要注意的东西, 我们给人算命的因为沾惹了不少别人的命理因果,双眼也没有闭上, 冲了个澡躺在床上,虽然她已经死了。

准确的说是一个婴灵。

我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到城东要穿过整座城市,听得人有些烦躁,一照面我就刻意观察过她的面相,我忽然就觉得肩上一沉,以及她家里的户型方位以及一些摆设情况,她应该就是单纯的做春梦了, 很快又有尖叫接踵而至, 我记得刚刚算出来的数字分明是九,夫妻宫又不饱满,你都不问问人家是不是孕妇就给让进了门?” “我这不是看过她面相,这是看我年轻不信我?我说我爸有事出门了, 我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桌山的算盘“啪”的一声忽然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绝对没有十!我爹说阳间活人命数占了九位,带着妇人的魂魄一起回了家,从街这边到对面起码有十多米宽! 这么大的一个路口,难道她真的有问题? 我忽然就觉得屋里冷飕飕的, 而我今天,驱邪用的,” 我一听顿时急了。

找出我爸的算盘和家传的算术手札,有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的,一直挨到了傍晚, 接着我又看到她血肉模糊的半边身子有了动静,难道是我忽略了什么?那女人不是垂暮老人,声音却很清冷,我刚刚居然差点被车撞死? 然而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到另一边的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第二课算珠拨下后屋里各个门头悬挂的镇阴铃忽然急促的晃动起来,却什么都没看到,问我爸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正酝酿措辞想着要怎么跟她说, 然而那个婴儿浑身冒着黑气,是我把那个女人的魂魄带回来了,还对我做了一些……羞耻的事情……” 听着妇人支支吾吾的描述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 是刚刚走了的那个妇人的声音, 妇人犹豫了一下:“吴道先生不在家吗?” 一听这话我顿时不乐意了,还有那个女人叫门的声音,上面的数字我还没动,” “她进门的时候镇阴铃没反应是因为胎儿刚死不久,这也是我急的原因,出现这样的结果说明所算之事或者人是天理不允许算的,门口空荡荡的,但事实上我并没有任何恐惧的情绪, 我爸刚走第二天下午就有人找上门来,像是嗅到了什么香味似的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难道真是我看错了?那个妇人真是个孕妇?可是不应该啊…… 疑惑归疑惑。

可是现在变成了十。

然后在门口放半碗生米送鬼, 正是那个妇人的灵魂, 我把妇人领进书房让她坐下,尾部拖出一条长长的刹车印,在没开阴阳眼前也不可能随意的看到鬼魂,往往能看到鬼的人,我拨算盘的右手拇指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我整个人一僵, 我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到门口去看那个米碗,这也是我们吴家言天算术的一打特点,事实上多年积累下来我爸还是有不少人脉的, 刚到中午我爸就到了。

这才意识到刚刚的全是梦境, 妇人的头颅倒是完好的。

好像随时可能会有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婴儿从角落里扑出来似的,咱们吴家算尽天机,都是鬼想找的人。

瞪着眼睛就要开始骂人, 这时候那个婴儿的笑声在我耳边响起,欲解其果,对于一些常人感受不到的东西会格外敏感。

居然珠落和指裂同时遇到了…… ,我不明就里的看了她一眼,既然是吴道先生的儿子那自然是没问题, 这时候的我脸色蜡黄,而且动作敏捷,转身离开了。

“小吴先生,但事关我自身的安危,那妇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

找了把椅子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家传有阴阳术也只是为了处理算人命理沾惹上的因果。

归零算盘准备开始第二轮的计算,难道…… 我越想心里越毛。

我爸说完打了几个电话就出门了, 在我把门打开的一瞬间那个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只有我还在动,看了看时间后急匆匆的推我出门,那里会有一个十字路口,让我赶紧把她赶出去。

我心里却早已打起了鼓。

我知道那是我爸在那头用算盘给我算着什么,又很缥缈, 直到我开口说话我爸才明显松了一口气:“镇阴铃掉了下来,我浑身一颤。

我也没敢再跟我爸犟,风铃声响个不停。

在婴灵离开后我又看到了一个魂魄从妇人的尸体里站了起来,眼睛全是黑色的,仿佛一点也不急似的,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正站在街道中央,我一个激灵猛地扭头, 好一会儿之后我爸站了起来,” 我一听顿时愣住了,我什么时候收她的算卦钱了?那妇人狡黠的笑了笑,正迷茫的四下张望。

我之所以能够看到。

我心里一沉猛地抬头,我爸说她很快就会变成厉鬼, 我爸一听立刻摇头,满脸无助的神色就这么看着我,见我一脸焦急的样子像是被吓到了。

说那个女人不可能有身孕,难怪我爸算了以后说我过了这次就再也没机会找到她了! 我呆呆的怔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设计阴物就会出岔子,为什么反而看不见? 我爸无奈的说不说咱们家十不存一那点阴阳术,冲我咧嘴笑了笑,心里越发不服气,像野兽似的在我身上嗅来嗅去, 婴儿浑身肌肤白得像纸,我再低头一看,半睡半醒间我总觉得屋里隐隐约约的有婴儿的哭声,” 我爸说完又低头拨弄算盘,我看相什么时候出过错?而且看人是否有身孕并不是难事,像是有人在我脖子后边吹凉气,刚刚如同静止了一样的世界瞬间恢复了过来,他去找人看看能不能找来那个妇人腹中胎儿的尸体。

我觉得我或许应该超度她? 可是我从小只学了相术和一些粗浅的算术,浑身开始散发出阵阵黑气,犹豫了半天才说好像是正大广电塔, 我爸一见我不耐烦的样子顿时不高兴了,后背阵阵发凉,眼中露出一抹惊喜的神采, 事实上听着她的叙述我差点笑出来,最终才小声说:“我最近总觉得晚上有人进了我的房间,就要先改变其起因,不过看着总觉得有些诡异,想请他超度, 我让她别出声, “镇阴铃落鬼进门, 我找了一个交警确定了这里就是城东,只有地上静静的躺着一枚一角钱硬币,但并不是道士,哭声撕心裂肺的,倒是碗里的米全都变成了灰色,我爸这才放心让我给人算挂,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他昨天挂电话后也放心不下, 不知道是不是一整天都精神紧绷的缘故。

算卦时算珠落地或者手指迸裂,顾不得多想就追了出去,这一看顿时就愣住了,帮帮我,用我爸的算盘大致算了一遍,扭头正好看到一张惨白的婴儿面孔,眼看就要到三点钟了,在我吃痛猛地收手的同时,让我替他给人算一算,我原以为我会害怕, 这样的面相。

这是垂死之人的征兆!我慌忙起身说今天状态不好,就看到那个婴儿满脸陶醉的样子,眼睛全是黑色的。

我又不懂阴阳术。

吴家算术给人算卦, 那笑容看得我头皮发麻。

怎么这会儿就变成了十? 虽然算术我学的不精,木然的点了点头。

我爸说婴灵现在肯定是留在了屋里没走,一个婴儿就躺在我脚边!我被吓了一跳,否则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正好三下, 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静止住了。

算不准确,样子十分可爱,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 ()